關於部落格
身體.感知.探索.激盪.回歸
  • 49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背影》劇本分享

「背影」舞台劇是文山社大實驗劇團的第二號作品,其內容素材來自於所有團員對於「我的父母」這個題目的分享。這是一齣探討家庭親情的劇作,劇中人物刻劃出兒女對父母難以切割的一份連繫,以及從這份連繫中邁向成長的必經歷程。
在此齣戲中有兩個家庭:林家的大兒子因故跳機到美國,一去多年,始終無法回來,林父的身體愈來愈壞,心裏只有一個願望,就是飛一趟美國去看看他的孩子;張家的父親早年隻身來台,在台灣建立的家庭,但有一天,他大陸的老婆找來了,硬生生把這個家庭給拆散了。
父母親情是每個人一生掛念的課題。文山社大實驗劇團藉這齣戲的創作,試圖重新確立「父母」在自己生命中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;但同時,也要從這份無形的臍帶連繫當中破繭而出,成就更壯大、精采的獨立生命。

演職員表
導演/編劇:歐敏銓
演員:
林父:張煥鐘
林母:邢祿
張父:黃勝昌
張母:勵碧芬
林淑:林淑
林勇:凌永
張小梅:呂梅菁
張秀秀:胡秀菊
特別演出:張金蓮
客串演出:賴彰顯恩

音效設計:歐敏銓、何嘉駒
燈光設計:張家倫
宣傳設計:何郁文
服裝設計:賴寶蓮
燈光控制:張家倫
音效控制:馬耀祖
化妝:劉麗萊
攝影紀錄:萬蓓琪、王盈舜
劇照攝影:蘇瑞育、劉家瑄

《幕1》

Q0: 進場燈(陳永淘 - 水月)
Q0: 進場樂
音效1: 開場歌曲(鄭進一 - 老父)
Q1: 燈暗
音Q1: #1 fade in
(林爸咳嗽聲(三次))
燈Q2: “右舞台林父躺椅區”漸亮
(林爸坐在躺椅上,看著手中信封中的照片,再拿出信,站起來讀信…)
音Q2: #1 音量減弱

林爸:爸、媽,我在美國過得很好,你們不要擔心…(搖搖頭,慢慢坐下)
林勇:(走向林爸,輕輕呼喚)爸…吃早餐了…
林爸:(搖搖頭)我不餓,你們先吃,讓我在這裏多躺一下。
林勇:(看著老爸,很憐惜,幫父親拉了拉毛毯)好吧,那你想吃就叫我或媽來啊!
(林勇往左區餐桌走幾步,回頭看父親)

燈Q3: cross - 左區漸亮,右區漸暗
音Q3: #1 fade out

林媽:林勇,過來吃稀飯了。你爸呢,怎麼不過來吃?
林勇:爸說他不餓,想再多睡一下…
林媽:他昨天咳了一晚,一定又沒睡好,讓他在躺椅上睡一下也好,這樣比較舒服。待會我再弄碗稀飯給他吃。
林勇:爸這樣好辛苦,難道沒有辦法讓爸好睡一點嗎?(站起來)
林媽:醫生的藥都按時給他吃了,不然咳起來會更利害。
林勇:爸爸以前應酬時煙抽太凶了,醫生說他的肺已經壞到不行。
林媽:他這個人又不愛運動,現在連心臟、腎臟都不好了。我真怕他藥吃太多,身體會負荷不了。
林勇:媽,我看他手裏還拿著信…
林媽:一定是你哥從美國寄來的那些信吧。

林勇:爸真的堅持一定要去嗎?
林媽:唉~說不聽啊!(站起來)自從知道你哥在舊金山的消息之後,他就一直唸著要去看他。
林勇:但爸現在的身體,怎麼去啊?他不是才剛出院而已,為什麼那麼急著要辦出國的手續?
林媽:哎,就是在醫院裏養好了精神,他才會急著想去啊。
林勇:你再勸勸他嘛!
林媽:你也不是不知道你那老爸的個性,做了決定說什麼也不聽!
林勇:他會聽你的啦!
林媽:這一兩天,我也跟他說了多少次了,他就是要去看你的大哥,說什麼這就是他最後的心願,聽到這句話,我還能說什麼啊?
林勇:唉~真希望哥能回來一趟。
林媽:(搖頭)這事沒得解啊,他一回來就回不去了。
林勇:我真的很擔心爸…
林媽:去看看也好,我也想看看我們的媳婦和孫子,到現在都還沒看過本人呢!
林勇:可是…
林媽:別擔心啦,媽媽我還有力氣照顧你爸,而且到了美國,你哥就會來接了。…對了!你姐呢?不會還在睡吧!
(姊姊林淑從左幕急急忙忙的跑出來,大喊…)
林淑:媽~~~!我怎麼找不到我左腳的襪子啊~(林媽、林勇搖頭坐下)還有那灰色的格子裙~天啊!怎麼什麼都找不到啊!我就記得在這啊~哇~~~救命啊!
林勇:(習以為常的樣子,嘆氣)姐,又來了!
林淑:(提著公事包,衣著凌亂地跑出來,東丟西掉的)老媽,襪子你再幫我找唷!我來不及了…
林媽:姊姊!吃點早餐再出門吧~別又再外面亂花錢啦…
林淑:來不及要走了,(拿起鮮奶大口喝)
林媽:你看你就是那麼邋遢,難怪才沒有人要…
林勇:(在旁邊猛點頭,小聲說)沒錯~
林淑:(喝完牛奶,打一個嗝)媽,又來了!我在路上會整理的啦…走嚕~親一個…(抱著媽媽,把牛奶留在媽媽臉上)
林媽:(不大自在)好了啦~別噁心了…快走!要遲到了~
林勇:(眼看要下一個臉上沾滿牛奶的可能是自己,趕緊說)姐,已經八點半了…
林淑:(像突然被電到一樣,背好了隨身包,一邊向外走,一邊對弟弟說)回來再親你和老爸!你們可別想逃…再見!
林勇:(鬆了一口氣)好家在…
林媽:(正擦著臉上的牛奶,甜甜笑著…)你姐真是的…不知道從那裡學來的!
林淑:(出門遇到張媽)張媽媽,你早!我去上班了,拜拜!

張媽:(在門外)林太太!林太太!你在嗎?
(林媽似乎正在沈溺在剛剛姊姊那一吻中…沒聽到)
林勇:媽!媽!隔壁張媽媽好像在叫你耶~
林媽:對呴!我跟張太約今天一起去買菜,忘記了... 張太,我在啦!等我一下….我馬上出來…
(林媽緊張了起來,開始收拾桌子,蓋上餐桌蓋,拿起地上的菜藍…)
林媽:我去一去就回來了,你也趕快去上班吧!
林勇:要不要我也給你親一個?
林媽:別學你姐發瘋好不好!
(兩人收拾桌面)
燈Q4: 燈暗
音Q4: #2 fade in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2》
音Q5: #2 fade out
(張媽坐在椅子上縫衣服,清唱著「望你早歸」四句)
燈Q5: 第二句時燈微亮,唱完四句全區燈亮
(小梅從外頭回來)

 

小梅:媽,我回來了。
張媽:妹,你吃過了沒?隔壁的林媽有拿紅豆湯來,在電鍋裡熱著。
小梅:吃不下了。
張媽:叫你去吃就去吃。
〈小梅到電鍋添了一碗紅豆湯,在張媽旁邊坐下〉

張媽:插大考試準備的怎麼樣了?
小梅:還好啦,盡力就是了。
張媽:想唸就好好唸,像你姐啊,讀書還蠻爭氣的,要不然那會找到現在這份工作。可是才存了一點錢就亂花掉,說什麼非得到上海去看一看,人就真的去了。
小梅:她一直想去爸的故鄉走走,想看看爸以前說的,是不是真的。
張媽:你爸隨便說說,你們就相信,一定是騙人的。他說上海的水蜜桃吃下去會像冰淇淋一樣融化掉,笑死人了,你真的相信?秀秀是怎麼了,最近對你爸的事情怎麼那麼有興趣?
小梅:我也不知道,姐前一陣子把以前的老照片都翻出來,看了又看。
張媽:還拿來跟我問東問西的!
小梅:還有還有!她最近還常會打越洋電話給爸,一直聊個沒完。
張媽:發神經了,以前你爸久久打一次電話回來,想和你們說說話,你們都還講不出話來呢!
小梅:(站起來)本來有很多話想說,但一接起來又不知道說什麼了。對了,媽,你知不知道?
張媽:什麼事。
小梅:姐姐說,爸想回來。(坐下)
張媽:回來?還回來幹?!
小梅:他說很久沒回來了,想回來看看。
張媽:一出去就是十二年,沒有回來過一次,我看他把這裏的事都忘光了,還回來幹??(站起來)
小梅:媽,你這麼討厭爸唷!
〈張媽轉身,看著衣架上的軍帽,若有所思〉
小梅:(自語)什麼時候,桌上才能像以前那樣擺滿四副碗筷。(對媽說)其實,爸也很為難啊。媽,你看,爸又寄藥給我了。
張媽:什麼藥?我看看。又是買這種藥,告訴他多少次了,這種藥根本就不對妳的症狀。他真的是死腦筋,以前他在部隊裏不知聽誰說的,說這是治心臟最好的藥,醫生說的他反而不聽!
妹:這種藥是不是很貴?
張媽:貴?貴有什麼用?討債(台)!妳房間桌上已經堆了一堆,這些沒有用的東西不要佔位置,把它們都清掉吧。
妹:(站起來)妳不准動我的東西喔!我不准喔,不然我跟妳翻臉!
張媽:幹麼突然凶巴巴的,我自己的事都忙不完了,誰有時間幫妳清垃圾?討債(自語,繼續做自己的事)
妹:媽,你別忙了,再多休息一下啊!
張媽:那有閒工夫休息,這幾件衣服修改好,還得去陳家幫忙洗衣服和打掃呢!
妹:(沈默一會)那我幫你倒一杯熱茶。(走出去)
(張媽看著女兒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)
燈Q6: 燈暗
音Q6: #3 fade in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3》
音Q7: #3 fade out
燈Q7: 全區燈亮

(張媽牽著腳踏車從右幕出來,車上放著幾樣清洗工具;林媽手拿菜藍從左幕走出來)
張媽:林太太,你又要去菜市場啊?
林媽:我想去買一些鰻魚回來煮湯,以前你先生說過,鰻魚湯對病人的身體很好。
張媽:是啊,有一年小梅又心臟病住院,他三餐都料理鰻魚給女兒吃。我看他不只是煮,還蒸啊、燙啊,換了一堆花?,就是怕女兒會吃膩。
林媽:張先生的手藝沒話說啦,天生就是當廚師的料,你看他後來不當軍人了,還不是有一堆餐館爭著找他做大廚?
張媽:別提他了。(錯身)你先生最近不是好一點了嗎?
林媽:體力是有好一點,但還是一直咳。
張媽:林先生咳很久了。
林媽:他從以前做生意時就不懂得照顧身體,每晚都要抽煙、應酬,身體越來越不好,開了幾次刀,還是一樣,尤其上一次開刀後,又咳的更兇了。

張媽:人老真的沒用了,要給孩子照顧了。
林媽:唉,孩子…
張媽:阿強在美國還好吧,還是沒辦法回來呀。
林媽:〈搖頭〉他是跳機到美國的,沒有身份啊,他一回來就出不去了。(步步進逼向張媽)
張媽:阿強當初是怎麼了,那麼衝動,悶不吭聲地一個人就跑去了美國?
林媽:唉,那時他學他爸作生意,但景氣不好,又交到壞朋友,虧了一大筆錢,他爸說他一兩句,受不了,就跑出去了。
張媽:老林實在也是,嘴巴一直那麼硬。孩子也真是,他們都不知道,不管怎樣,孩子永遠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阿。
林媽:我是捨不得啊,想不到我老公他更放不下心,說什麼也非要去美國一趟。
張媽:老林真的要去美國?
林媽:哎,不去不行。
張媽:聽說飛一趟要飛好久,很辛苦的!什麼時候走?
林媽:下禮拜一晚上的飛機。
張媽:這麼趕,那這幾天真要給他好好補一補。你們這一出國會待很久嗎?阿昌說他打算回來一趟。
林媽:誰?
張媽:我先生。
林媽:張先生要回來啊,難得難得,我們有好多年不見了。他出國有十年了吧?
張媽:十二年了。
林媽:若再加上他和那個叫什麼…榮華的一起離開,那就超過十五年了吧。哎,老天爺對你們家真的是太不公平了,好好的一個家,就這樣活生生地被拆散!
音Q7: #4(感傷背景音樂) fade in
燈Q8: 燈轉偏黃

張媽:(歎息)都這麼久了,他的心裏還有這個家嗎?
林媽:張先生啊,他是個非常重感情的人,他很在乎你們這個家呢!我記得有一年來了一個強烈颱風,吹得天搖地動的,張先生還護著你們一家人跑到我們家避難,不是嗎?
張媽:那天晚上的風實在太大了,阿昌他一直撐著這個破房子的門板,看樣子就要撐不住了,他才放棄再死守著這個家。我們還能去那裏呢?你們的房子是磚頭造的,只能靠你們了。實在很謝謝你們!
林母:那裏的話,都是自己人!那次你們家屋頂是被吹壞了,但張先生不是又把它蓋得更牢靠了嗎?後來他走了之後,還是常常會回來看小梅和秀秀,看到我就一直要我多照顧你們,喔,他還交待我不要告訴你他來過,他怕你會傷心!
張媽:(搖頭不語)
林媽:他什麼時候回來?
音Q8: #4 fade out
張媽:都是秀秀在聯絡和他聯絡,我也不太清楚。
林媽:不會黃牛吧?他之前有好幾次也和我先生說了要回來,結果到現在都沒看到他的人影。
張媽:在美國生了根,不想離開了!
林媽:不會啦,一定是餐廳的生意太好了,忙的走不開!這次一定會回來啦!最好能夠等到我們都回來了,大家好好聚聚。
張媽:也不知道會不會回來這裏呢?再說啦,啊,太晚了,我得趕快去工作了。
林媽:對啊,我也得趕緊出門,我們回來再聊!
張媽:再見!
燈Q9: 燈暗
音Q9: #5 fade i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4》
燈Q10: 全區燈亮
音Q10: #5 fade out

(林父準備出國,大家七手八腳地準備行李,林父一人獨坐在椅子上)
林媽:要不要切一些水果到飛機上吃?
林淑:老媽啊,別老土了,飛機上會供應餐點啦。你們這些土包子,都沒出過國對不對?讓我給你們一些行前教育。你們一上飛機啊,空中小姐就會看看你的機票,然後說:「裏面的走道,謝謝!」
林勇:姐,講重點!(指指手錶)
林淑:趕飛機,好,那就跳過熱毛巾和精彩的救生衣穿著示範,直接進入用餐說明。你們這班飛機是直航的,從台北起飛到舊金山的時間大約是11小時,飛機上會供應晚餐和早餐,兩次餐點都會同時提供中式和西式兩種選擇,比方說Onion Egg Sausage或Pork Pumkin Rice,你們只要選RICE的那一種就對了。
林勇:媽那知道什麼是RICE?(一起看媽)
林媽:什麼?
林勇、林淑:RICE!!
(林媽搖頭)
林勇:就是白飯啦,我們訂的是華航,空中小姐都會講中文吧?
林淑:出國當然要講英文才炫啊!喔,有時候會供應炒麵,媽,我教你怎麼說,跟著我唸喔:「ChowMien」!
林媽:ChowMien!還不是一樣!
林勇:姐,別亂了,媽,最重要的是護照,還有爸的藥,帶得夠不夠?
林媽:(帶一個隨身包包)夠啦,我還多帶了好幾天呢!
林淑:喔,這裏還有一隻小狗狗,牠跟了我好多年,媽你幫我帶去送給哥的baby。(塞個小狗仔到媽的包包裏)
林勇:姐,你又亂塞東西了!……
林淑:這才顯得我這做姑姑很夠意思啊!喔,還有我這台寶貝相機,你們也帶去好了,記得多拍幾張baby的照片回來!
林勇:老媽那會用這種東西?
林淑:這個很簡單啦,我已經設定在「傻瓜模式」,打開電源再按下去就好了!不然我們先來拍張合照,你們都過來老爸這邊!
林媽:拍什麼照,人老了拍照很難看!
林淑:這是你們第一次出國,拍一張照片做紀念嘛!爸,看這邊啊!笑一下啊!
(拍照)再一張(拍照),弟,你笑起來好傻喔!好啦,媽,我教你怎麼用這台相機。
林勇:姐,趕快啦,車子已經在外面等了。

燈Q11: 全區燈漸暗,左前區亮(黃燈)
音Q11: #6 fade in

(林爸慢慢地從椅子上站起來)
林爸:當年,我實在太衝動了,居然氣到說要和孩子脫離父子關係!阿強的個性和我一個樣,竟頂我說分就分!如果不是我的那一巴掌,阿強會就這樣跳機到美國去嗎?
(林爸往右後方翼幕走)

燈Q12: 出現一道往右後翼幕的光區
(林爸走過半場,林媽扶著他繼續走,走出舞台;林勇拖著行李在後走,走到中場,停下來,看著父母的背影,再繼續走;林淑跟在後面,拿著相機四處拍照)

燈Q13: 燈暗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5》
音Q13: #6 fade out
音效2: 電話聲
燈Q14: 右前區及左後區燈亮(黃色系燈)

秀秀:老爸,你快猜猜看,我在那裏?
張爸:女兒啊,妳饒了老爸,妳知道現在美國是幾點鐘嗎?
秀秀:你猜猜看嘛。
張爸:除了台灣,你還能跑去那兒?
秀秀:我啊,現在在上海!
張爸:上海!

秀秀:我這幾天到過大世界、吃過好多的水蜜桃,老爸,以前聽你講得天花亂墜的,我都以為你在編故事,真的走這一趟,我才知道你沒有騙人!
張爸:大世界是不是有個哈哈鏡啊?水蜜桃是不是入口即融,跟台灣的很不一樣啊?
秀秀:是啊、是啊!
張爸:咱們上海還有一個特色,就是每個月都開不一樣的花,一月梅花、二月迎春、三月桃花,四月…
秀秀:爸,我知道,四月是紫藤!
張爸:你怎麼知道?
秀秀:你忘了啊,你以前和我們說過好多遍了!
張爸:現在天開始暖起來了,但早晚還是很涼,記得多加件衣服!
秀秀:好啦!爸,我問你喔,你以前住的地方,是老港橋還是新港橋?
張爸:跟你們說過多少次了,是老港橋不是新港橋。
秀秀:我搞糊塗了嘛!那到了老港橋後到怎麼走到張家村呢?
張爸:喔,(怎麼走),到了那邊,你隨便問個人「張家村」怎麼走,每個人都知道。
秀秀:放心好了,我還隨身帶著你和我們的合照,搞不好有人還認識你呢!
張爸:都已經是40多年前的事了,還有誰會記得我的樣子?講你爺爺的名字,一定有人知道。
秀秀:(拿起一張照片)爸,這張照片我們是什麼時候拍的?那時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?
張爸:那一張?
秀秀:你要我和小梅都手拿著香蕉的那一張,好好笑喔!
張爸:喔,那一張喔,有一天我趁你媽不在家時,偷偷把你們倆帶出去拍的。
秀秀:我記得小時候,你有時會騎腳踏車來,但只待一下子就匆匆地走了。不過,你走的時候還會塞幾個銅板給我和妹妹。
張爸:我怕你媽見了我會傷心!
音Q14: #7(傷愁) fade in
秀秀:她是真的很傷心。那時候她常會牽著我們兩姐妹的手,在路上一直走、一直走,人恍恍惚惚的,也不知道要帶我們去那裏。我還找到我和小梅小時候的個人照,我問媽當時怎會拍這兩張照片?她說出來的答案把我嚇壞了。她說當時差點把我們送去孤兒院,因為要交照片才去拍的,後來她知道送去後就永遠不能再去探望我們了,就捨不得了…
張爸:我真的是對不起你媽!

秀秀:爸,你不是要回來嗎?你和媽好好聊聊啊!
張爸:女兒啊,爸的心情你不會懂的!人啊,有時候愈自責、愈愧疚,就愈沒有辦法去面對。其實我已經有好幾次衝動地想要回去,想要當面告訴你的母親,我真的對不起她,可是,我就是沒辦法!

秀秀:爸,別這樣想嘛,你回來好好跟媽說嘛,她不會生你的氣的。
張爸:(不語)
秀秀:對了,你是一個人回來,還是和大媽一起?
音Q15: #7 fade out
張爸:喔,我一個人回去。榮華她心裏一直想著老家,已經回村子裏去住一陣子了。你這次回去,應該會看到她吧。
秀秀:是喔,那我不去了,我可不想遇到她!
張爸:這幾年榮華她老的很快,記性愈來愈差,而且已經沒有那麼大的火氣了。
秀秀:她沒有,我有啊!當年如果不是她,你就不會離開我們了!好,以前她這樣欺負我們,我就趁這個機會去找她算帳!
張爸:女兒啊,你這又何必呢?她真的老了!
秀秀:啍,走著瞧!爸,我明天就回台灣了,你什麼時候回來?
張爸:我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就回去了。妹妹的身體還好吧?我寄去的藥她有沒有收到?
秀秀:小梅現在很健康啊,你別擔心了。藥我回去幫你看看。你一定趕快回來喔,我們等你喔!趕快睡吧!晚安!
張爸:晚安!
燈Q15: 燈暗
音Q16: #8 fade in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6》
音Q17: #8 fade out
燈Q16: 全區燈亮

(林淑、林勇、小梅坐定)
林淑:你姐呢,怎麼還沒來?
小梅:馬上來了。
林淑:她在上海有沒有艷遇?
(秀秀進場)
林淑:禮物、禮物,我要禮物!
秀秀:你這個貪心鬼!(丟一樣東西給她)
林淑:天大的誤會,你可不知道我有多大方,這次送出多少東西給我哥哥的小孩,我連我珍藏已久的狗寶寶都送出去了,林勇可以做證!
林勇:你害媽都沒地方裝別的東西了!
小梅:姐,你真的找到張家村和老港橋嗎?
秀秀:找到了,到了那邊,整個時光好像一下子倒退了四、五十年。
林淑:請問這位大姐今年貴庚?你怎麼曉得四、五十年前是什麼樣子的?
秀秀:妳是來找砸的啊,禮物還我!反正就好像回到很久以前,巷子小小的、房子舊舊的、水溝裏的水很清澈,還有人在水溝裏洗衣服呢!對了,妹,你記得我們以前做壞事被捉到時,爸最喜歡說什麼?
小梅:那一句?你這樣問我怎麼知道。
秀秀:「你又讓我塌台了!」我這次去聽到好幾次呢!真有趣!
小梅:是喔,好像又要被老爸罰站了!
林勇:你們說什麼?
秀秀、小梅:你又讓我塌台了!
小梅:塌台(上海話)就是塌台(國語),你讓我塌台了,就是很丟臉的意思啦!
秀秀:(對林淑)聽不懂吧!
林淑:(低聲學著講)你又讓我塌台了。啍,會一句上海話就這麼得意,想我們林家家訓裏也有一句,弟,說給他們聽聽。
林勇:你要我說什麼?
林淑:(指著林勇)「出去不要丟我們林家的臉!」(台語)
林勇:對啊,老爸最愛說這一句!
林淑:(對秀秀)聽有沒?(台語)
小梅:伯父、伯母到美國了吧。
林淑:到了,早上才通過電話。媽看到哥哥的生活還不錯,現在放心多了。
林勇:爸呢,身體還好吧?
林淑:爸看到哥哥、嫂嫂他們,心情好的很呢。媽說爸一直逗著他的金孫玩,都笑得合不攏嘴呢。
林勇:真的嗎?爸病了以後,我已經很少看到他笑了。
小梅:我以前一直以為林伯伯是一個鐵人,想不到他也會病倒了!
林勇:他就是太辛苦了,又不懂得休息!
秀秀:還不是為了你們這個家!我記得阿伯他做過好多種工作,開過工廠,還有…
林淑:開過工廠、當過工頭,還包過工程,台北有好多大樓都是他蓋的,更酷的是,他年輕的時候還做過火車上的媒炭工!
林勇:你得意什麼?我記得以前看到老爸回來,第一件事除了要拿拖鞋給他,還要捧著一個臉盆,因為他應酬回來一定會吐。
林淑:我拿拖鞋,你拿臉盆!
小梅:我看他以前都早早就出門了,很晚才回家。林伯伯他出去或回來,聽他的摩托車聲音就知道了。
秀秀:對啊,只要遠遠地聽到哺哺哺的聲音,就知道阿伯的偉士牌回來了。
林淑:可別小看這台戰車,他可是陪了我老爸快二十年了。想當年老爸第一次騎它回來時啊,多麼風光啊!
秀秀:對啦,對啦,這台可是咱們村子裏的第一台摩托車,了不起!
林淑:現在變成第一名的老古董了!
小梅:你們家可是拿了不少村子裏的第一名,除了摩托車,還是第一家有彩色電視機的。
林淑:不要羨慕啊,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,你說我們是不是一起看電視長大的好姐妹啊?(左右摟著秀秀和小梅的肩,唱著)「有一個女孩叫甜甜,從小生長在」
小梅:孤
林淑:兒
秀秀:院
林勇:卡!你們玩不膩啊!以前的卡通時間都被你們霸著看,害我都沒有童年!算了,不跟你們計較。對了,秀姐,你這次回去你爸的故鄉,有沒有很親切的感覺呢?
林淑:笨啦,她又不是在那裏長大的!
秀秀:嗯,感覺很奇怪,從來沒去過,但又好像似曾相似;非常陌生,但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小梅:姐,你說的像是前世今生的相遇!
秀秀:而且啊,我還遇到一個我最不想見到的人。
小梅:誰?
秀秀:榮華!
小梅:大媽!
林淑:那個恰查某(台語)!
小梅:怎麼會?她不是和爸在美國嗎?
秀秀:爸說她很想家,就讓她回家鄉養老。我遠遠地看著她,沒有和她說話。就像爸說的,她老了,老了很多!
(走向舞台中,後場換景,張父就坐看報,林淑下場)
燈Q17: 前場燈亮,後場燈暗
音Q18: #9(緊張) fade in

小時候我最怕聽到的一句話,就是「榮華來了」!誰不愛“榮華”?但榮華兩個字卻是我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靨 - 這是我大媽的名字。
我們這個年代很多人都有大媽,但國民政府撤台後兩岸封鎖,只有我們家的大媽,不但神通廣大出現在台灣,還在我們家演出全武行!
(凌永蹲在角落,小梅坐在地上看書,張媽端茶進場)
我還記得那一天下午,巷口又傳來警報聲!
(秀秀坐在小梅旁邊)
音Q19: #10 漸強-->漸弱

《幕6之榮華來了》
張母:(端茶給張父)來,喝杯茶。
林勇:榮華來了!

小梅:姐,怎麼辦?壞人又來了!
秀秀:趕快走!
張父:(穿上軍服,對張母)我要先走了,不要說我來過!
張母:(捉著張父)你又要先走了,你就這樣放我一個人去面對他,你太殘忍了吧!
張父:我回去會好好跟她說的,叫她別再來了!
張母:你說過多少次了,結果呢?每次你前腳一走,她後腳就到了,把我們這個家搞得雞飛狗跳的!你到底打算怎麼處理,總要交待清楚啊!
張父:我這次待太久了,來不及了,我得趕快走了!

音效3 (一聲玻璃碎聲)
(榮華拿著雨傘當柺杖,大剌剌地走進張家;張父正要往門外走,撞見榮華,故做鎮定)
張父:你何必這樣呢?三天兩頭就跑來搗亂!
榮華:何必這樣,是誰三天兩頭跑來這裏逍遙快活?啍,看報紙、喝茶,你們「一家人」過得和樂融融嘛!我就是要來,就是要讓你們難過!(說著用雨傘尖頭把報紙向天空一揚)
(張父不語,在椅子上坐下)
榮華:(對張母)看到你我就一肚子火,你這個奪人老公的狐狸精,看我怎麼收拾你!(拿起雨傘做勢要打張母)
張父:(衝上去制止)你在幹麼?不要亂說!(對張母)你先進去!

 
 

榮華:好好,你還是處處護著她!你知道我為了找到你,吃了多少苦頭嗎?從上海出來的路上,到處躲躲藏藏的,就怕被公安逮到!在廣州要渡江時,還遭到機關槍掃射,差一點就沒命了。好,總算讓我出來了,我就是要你給我一個交待!
張父:(不語)
榮華:你知道這些年來,我們的日子是怎麼過的?我們家的大宅子早就被抄了,老爹被人批鬥到只剩半條命;我們的孩子啊,沒有東西吃,什麼東西都沒有了,撐不下去了,(坐下)健雄!(趴倒在張父腳上哭)

張父:(換上軍服、戴著軍帽)好啦,別哭了,回去再說。
榮華:你知道嗎…
張父:都知道了,走了,別再說了。
(張父拖著榮華起身)
(張母從房裏走了出來)

榮華:(盯著張母)這一次就放過妳!
張父:張父:走了,走了!
(張母跌坐在椅子上)
(張父回頭看了張母一眼,轉身再走)
(秀秀從後場往前)
秀秀:(叫著)爸!爸!
(張父看了秀秀一眼,離開;秀秀跟了幾步,失望往中場走)

燈Q18: 轉為中場燈微亮
音Q20: #9 音量加大(持續12秒)-->音量漸收
燈Q19: 中場燈加亮

小梅:姐,你還好嗎?
秀秀:嗯,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!
小梅:你最近怪怪的,一直在想以前的事情。
秀秀:不知道,以前不會去想這些的,總覺得能不碰就不要去碰。但有一天突然發現,原來我的心中有好大的一塊空缺,如果不能把它彌補起來,我就沒辦法再往前走下去了。
小梅:你是說爸爸離開的這一件事?
秀秀:(點頭)我本來以為,這個從小就缺席的爸爸,就算都不再出現了,也已經不痛不癢。可是,日子一天一天的過,那種思念的心情,卻是每天加重一些些、一些些…
我們的家從那一刻起,就已經遭到徹底的粉粹了。我和他還有什麼關係呢?我以為已撇的很清楚,能不恨他就算不錯了,但誰知道這裏頭還有層層解也解不開的結。
最近我終於想清楚了,原來爸爸始終是這個家的中心,是一個家的力量泉源。我如果不能把這個部分找回來,就永遠不夠完整。
小梅:我不知道我是恨爸多些,還是想他多一些,但我永遠記得爸爸離開時的背影!
秀秀:那個我們怎麼追也追不回的背影!
燈Q20: 燈暗
音Q21: #10 fade in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7》
音Q22: #10 fade out
燈Q21: 全區燈亮

(林勇拿著早餐走到餐桌)
林勇:姐,妳起來了沒,我早餐都買回來了!
林淑:奇怪,還是找不到我最喜歡的那件灰色格子裙。弟,會不會被收到你的房間去了?
林勇:拜託一下,我像是穿裙子的人嗎?
林淑:還是被媽帶去美國了?
林勇:趕快吃一吃啦,不然你又要遲到了!
林淑:你買了什麼回來?
林勇:嘿嘿,燻雞漢堡加蛋,還有炸雞塊和薯條!
林淑:你怎麼敢買這些垃圾食物!嗯,我喜歡!
林勇:老媽不在,放鬆一下嘛!
林淑:有道理!這幾天都沒有人在旁邊碎碎唸,好自在喔!
林勇:東西隨便我們吃,電視隨便我們看!
林淑:衣服隨便丟,晚上愛幾點回來就幾點回來!啊,這才是家的感覺嘛!林勇,你現在打個電話過去,叫爸和媽在那裏多住幾天,不要急著回來。
林勇:要不要乾脆叫他們在那裏住下來好了!?
林淑:Good idea!但要叫媽把我的裙子先寄回來!
音效4 (電話聲)
林勇:哥,是你啊!我和姐還在說你們呢!
林淑:真是天意,記得要說喔!
林勇:哥,你怎麼不講話?
燈Q22: 全區轉為冷色系燈
音Q23: #11(沈重音樂) fade in

(林強:你們趕快去買機票,趕快過來!)
林勇:準備機票?你要我和姐趕快過去!為什麼?
(林強:爸爸現在人在加護病房!)
林勇:你說什麼?怎麼會這樣?前幾天不是都好好的嗎?
(林強:今天早上起來,爸氣色變得好差,氣都喘不過來,我們送到醫院時,意識都不清了。)
林勇:你請最好的醫生幫爸爸看啊!
(林強:醫生已經盡力了,你們趕快過來,醫生說怕撐不了太久!)
林勇: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?(慢慢掛掉電話)
林淑:怎麼了?爸身體不好?
林勇:哥哥說爸現在人在加護病房,人已經沒有意識了,他叫我們兩個趕快過去,看能不能見到爸的最後一面!我就跟他說不要去啊!
音Q24: #11 漸強
燈Q23: 燈漸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8》
燈Q24: 出現同“燈Q12”光區
(林勇勿忙地走出,斜背背包,背包口未拉上,露出一些喪事用品)
(林淑後頭跟出,沒力的跌坐在地上;林勇回身,蹲下抱著林淑,哭泣;扶著,一步步往前走出翼幕)

燈Q24: 同樣光區,加重冷色系、略暗,全區燈微亮
音Q26: #11 fade out;
音效5 (莊嚴、哀傷-->彌撒/輓歌)fade in

(全部的人換黑衣服,林勇手捧布包瓦甕走在前,後跟林淑手撐黑傘,張媽扶著林媽跟在後,秀秀、小梅在旁撒花瓣)

音效5 fade off
(金蓮唱歌)
音Q27: #12 望你早歸音樂
燈Q25: 燈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幕9》
燈Q26: 全區燈亮
 (林淑、林勇呆坐在院子的椅子上,秀秀走出來)
秀秀:(摟著林淑的肩)沒事吧?
林淑:不知道,很難過,但又哭不出來!
秀秀:別難過了,阿伯他走得很安詳啊,而且昨天的告別式,來了好多好多的人,阿伯他做人真的很成功!
林淑:那一天下飛機時,一出海關,就看到滿滿的親戚朋友,你們居然包了兩部遊覽車來接機,媽和我們都好感動!
秀秀:你們有很多的老鄉,說什麼也要從屏東來送他一程!
林淑:爸這一輩子,最重視的就是鄉親和朋友。
林勇:我記得爸曾說過,沒有什麼可以留給我們的,如果有,也只是朋友!你還記得嗎?有一次,爸因做朋友的保人,結果搞到整個工廠都被封掉了。
林淑:當然記得,爸爸還因此而胃出血住院。
林勇:不過他還是很相信朋友,另一個叔叔找他一起包工程,很快就把家裏的債都還清了。
秀秀:嗯,模範老爸!好羨幕喔!
林勇:羨慕什麼,他回家和在外面可是很不一樣的,他回來就變得很嚴肅,我們可都不敢頂撞他,姐之前還說希望他們在美國住下呢!
林淑:開玩笑的,怎麼捨得?
音Q27: #13(淡淡回憶) fade in
林勇:其實想一想,老爸對我們還是很好的。我記得大學聯考時,有一次我K書K到凌晨一、兩點,這時我聽到木頭樓梯的響聲,原來父親端了一杯熱牛奶上來給我,還叫我早點休息。
林淑:小時候,爸爸最喜歡背著我在村子裏走來走去,後來上了小學,就換成了騎腳踏車,老爸每天載著我上學、放學,我啊,坐在他的背後,雙手環抱著他的腰,感受著爸爸厚厚又溫暖的背。
林勇:還有一次啊,班上有幾個同學在外面跟人家打架,因為我跟他們很熟,老師懷疑我也不學好,就把爸也叫來學校談話。我永遠記得,當爸聽完老師指指點點給我加了一大堆的罪名後,他竟然斬釘截鐵地告訴老師:「我最了解我的兒子,他不會學壞!」

林淑:一直到那年,過了一個暑假,升上小六了,爸爸還載著我去上學。我那時在想,路上同學看著我的眼神,怎麼變得有點奇怪?後來,遇到老爸的一個朋友,這個伯伯一開口就對我說:「阿淑,這麼大了還給爸爸載啊!」我突然了解同學為什麼這樣看我,伯伯的笑容也讓我的臉都紅了!那天起,我就堅持要自己騎腳踏車上學,而爸爸的背也離我越來越遠了 ……。
小梅:我真的很羨慕你們!
音Q28: #13 fade out
林淑:小梅…
小梅:姐,你不是說爸要回來嗎?到底是真的,還是假的?
秀秀:他沒有說清楚要回來的時間…
小梅:我聽媽說,爸以前也說過好幾次要回來,但都黃牛了!
秀秀:他跟我說,他有很大的心理障礙,他很想念我們,很想見媽,但他怕媽不會原諒他!你會怪他嗎?
小梅:我不知道!
秀秀:那你覺得,爸爸如果回來,我們家又可以回到以前和樂融融的日子嗎?
小梅:(不語)
秀秀:阿伯的過世,讓我想到了很多事情。爸爸走了,做孩子的心裏一定會有很大的遺憾,但我們做孩子的,有一天終究還是要長大,即使是一個人,也要過得開開心心的才行!
小梅:我們早就是大人了!
秀秀:身體上的大人和心理上的大人,是不一樣的。
小梅:你是說,不要太在意爸爸回不回來這件事?
秀秀:也許吧!

(張媽和林媽一起走出來)
張媽:逛一逛市場,心情有沒有好一點啊?
林媽:心裏比較沒有那麼悶了。
張媽:你怎麼又買了這麼多的饅魚?
林媽:這幾天忙壞了,也給孩子們補一補。
張媽:應該的!
林媽:順便煮一碗也給張哥拜一拜!
張媽:應該的,孩子們都在家啊!
小梅:媽,我幫你拿菜!
林媽:小梅真乖啊!
林淑:媽,我來幫你拿!
林媽:這孩子轉性了!
林淑:媽,累不累,要不要我幫你捶捶背!
林媽:你三八啊!
張媽:阿淑啊,你也趕快去交一個男朋友,了了你媽的心願啊!
秀秀:伯母(台語)想要抱孫子了!
林淑:美國那裏有一個啊!
張媽:那個太遠了,遠水救不了近火!
小梅:媽,你不會成語不要亂用啦!淑姐,昨天我看到有一個男的,好關心你喔,他一直在安慰你,對不對?
林勇:有嗎?我怎麼沒注意到?
林淑:一個同事啦,不要想太多!
小梅:人長得還蠻帥的!
林淑:還好吧,他的牙齒暴暴的,很好笑!沒事!不要想太多!
音效6 (電話聲 – 音量小些)
林淑:(推小梅)你快去接電話啦!
秀秀:欲蓋彌彰,快從實招來!
張媽:他的爸媽是做什麼的?
林媽:那一天帶回來給我看一看!
林淑:都還沒有一起吃過飯呢,你們不要瞎起?好不好!
林勇:是那個男的目睛被蛤蠣肉遮住(台語)?
林淑:你講話小心一點啊!
小梅:(興奮地跑出來)媽!姐!(全部的人看小梅)爸爸說,他現在已經到中正機場了,等一下就要過來!
秀秀:Yes!!
(林淑抱抱秀秀,林媽拍拍張媽的肩…)
(落幕)
音Q29: #14
(落幕音樂+謝幕樂)
燈Q27: 燈暗
(註:本劇發表於2008年3月29日及30日,表演場地為木柵的表演36房)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