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身體.感知.探索.激盪.回歸
  • 49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劇場練習總論:我在時空中的發生

一個表演工作者的養成,最先是在劇場發生,而對表演者來說,最重要的功課,或說練習,則是在於對自我感知能力的開啟。

在劇場的練習中,一個演員必須向內看,也就是透過意念去調整身體(我不說控制,因為主導性太強),去發現身體的每個關節、肌肉、神經、器官、肌膚,乃至於肌膚上的每一個毛孔;然後,去發現所有這些感官的組合,能有多少的可能性。

這是對自己身體的一個探索:你是否試過身體可以怎樣扭曲?或是,你臉部的肌肉能扭曲到什麼程度?再或者說,你知道你的嘴巴能張到多大?歪斜到什麼程度?若加上眼睛、臉頰的肌肉,會有什麼變化?如果說,再加上舌頭,還要發出聲音呢 - 包括鼻子發出的聲音,會是如何?



這只是第一步。

在練習中,和打拳不一樣,我們會要求參與者把眼睛打開,至少要微張。這樣做的原因是,這裏是一個「場」,不是只有一個人的地方,也就是說,表演者不僅要懂得看自己,也要學會感知空間。

空間其實是活動、流動的,隨時在變化中。

在一個練習場中,空間的元素有多少呢?有其他與表演者與你直接或間接的互動;有光線、光影,映射出牆面的色彩,和牆壁的材質、牆上的窗戶;有天花板和地板,以及兩者之間的高度;有溫度,也有空氣在流動;有聲音,包括自己和別人說話或呼吸的聲音、電扇的轉動聲、馬達的抽水聲、鐘聲,以及外面傳入的樓上澆水落地聲;最後,則是所謂來自「冥冥」的訊息,不要懷疑,真的有這麼一種存在。

綜論之,一個演員在劇場的練習,即在於透過各種方式去開啟自己與生俱來的「六識」,再次學會如何去看見、聽見、聞到、嚐到、碰到,和想到來自自己週遭的發生。

每事每物都對我們會有所觸發,只是強弱不同而已,而「一剎那」,也就是由這許許多多的發生和感知所共同促成的。這一刻,你正在閱讀這篇文章,但除了看,你其他的感知並不會停止下來,也許你會覺得冷,聽到外頭傳來車陣的川流聲,而口中還留有剛喝過牛奶的味道,這些,都會影響你現在閱讀的心情。

這些發生、這些剎那,一刻也沒有停止過,時刻都在變化中,因此由這些發生而來的綜合感知,自然也是變動不息的。而一個在劇場中的表演者,必須儘可能地放開感官,去搜索、接收和掌握這些發生條件的變化,以及分辨因此而來的內在感受。

要完全掌握,是不可能的,也不必強求,但透過練習,可以掌握地更多,而且能分辨輕重,就如一個美食家一樣,能夠分辨一道菜的酸甜苦辣所為為何。

這種分辨的起點在於恆持在一種劇場中所謂的「歸零」狀態,也是練氣者所述的「鬆、靜、自然」層次。這也是為何進入劇場的第一件事,要做熱身,這除了讓身體暖開、鬆開之外,其實更重要的目的在於放下外界帶來的雜念,讓自己進入專注又鬆弛的歸零境界。所以呢,劇場之所以稱之為「場」,正因它有如「道場」一般,是需要全心全意去投入的。在練習的過程中,鼓掌是不太需要的,在這裏,對表演者更好的回饋是直接、有情或無情的回饋,觀者不需保留,演者也要全部接受。



以上是第二步,接下來則是探索的目的:如何行動?

其實行動本來一點也沒有困難,當我們還是孩子時,想哭就哭、想笑就笑,想做什麼就會去做。但當我們懂得愈多後,就漸漸失去了這種本能:因為想太多,也就愈來愈動彈不得!

我們的脊椎和大腦無時無刻不接收到大量的感知訊息,也會相應產生許多的感受,在綜合感知後理性開始運作,然後決定行動。在這裏,必須強調的是,在每一個當下,我們是先有感知後,才加入理性的,而諷刺的是,當理性的運作太壯大時,由感知而來的行動初衷,常常反而被掩沒,甚至會反其道而行。

一個優秀的表演者,當然不能如此。他那充斥於舞台每一寸空間中的龐大能量,正來自於他勇於實踐自己內在真實渴望的那股氣勢。

我們會渴求什麼行動嗎?有的,在當下眾多感官報告與感受中,一定有一個(或一組)暗示,告訴你這一刻的你想要去做什麼。有時候她的聲音很微弱,但有時候,它會在一瞬間以強烈的衝動浮現,不論強或弱,或可稱之為「靈感」,或「直覺」。好的表演者必須在當下即分辨出這個訊息,並受她的驅動開始行動;對於觀眾來說,他的表演卻是那麼的自然、有力而順暢。



這種「接收/探索」、「察覺/分辨」與「行動」的三部曲,必須反覆練習,才能成為內化的一種能力。其實這種能力的養成需求,不應受限於舞台表演者,而是每個有心實現自我的人都該去體驗和學習的:若不能放下層層的束縛,看到本心,又如何為自己的實現邁出腳步呢?

(寫於2006/1/7,山上的家;本文原發表於http://blog.yam.com/taiwanlife/article/1047523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